关键字搜索
请选择:
关键字:
   当前位置: 首页 >> 职工艺苑 >> 正文
  • 职工艺苑

冬天的韵味

作者:张昱 来源:榆绥分公司 时间:2020-11-18: 19:24  

  银杏的落叶在脚下发出吱吱的破裂声,视线沿着落叶的方向延伸,目之所及竟是落叶纷纷银杏簌簌。北风潜入悄无声,未品浓秋已立冬,不知不觉间,已经立冬了,一年中的最后一个季节到来了。天地愈显空旷,溪流日渐消瘦,草木陆续退场,伴着朔风飒飒,闭上眼,我闻见了专属于冬天的---韵味。
  冬天的韵味,是烫手烤红薯。儿时冬天,寒风凛冽,放学回家边哈气搓手边走进厨房,母亲便连忙从柴灶里扒出一个烤红薯,放在围裙上弹弹灰后放在灶台上,对我说小心烫晾会再吃。而我总是迫不及待地捧起红薯,烫的左手换到右手,右手换到左手却还是舍不得放下。小心翼翼剥开皱缩的皮,里面金黄显现,散发出诱人的香味,第一口总是狠狠的大咬一口,霎时,红薯的香气与我嘴里的热气混合交织,那份软糯与香甜感觉,无可比拟。就是这一口,瞬间融化了冬的寒冷,暖意一下蔓延到全身。长大后在学校门口,在街道上,在车站吃过很多烤红薯,却没有一种是我记忆中的味道。我想,是源自母亲的爱,暖暖的灯光,家人的欢笑,才让这种味道愈发甜蜜吧。
  冬天的韵味,是酸冽咸菜。这是一种古已有之的传统食物。我生活的年代,虽算不上物质匮乏,但在农村,腌咸菜已经像是端午吃粽子中秋吃月饼一样,成为惯例。将一定数量的辅料和盐放入坛子中,倒入适量的水,再放入即将腌制的食品,腌咸菜的过程就完成了。白萝卜胡萝卜,萝卜苗,芥菜,白菜叶等等,都能成为腌制咸菜的原料。腌好的咸菜,可直接吃,可混着其他菜炒着吃,不同的吃法也从不厌烦。每当吃咸菜的时候,爸爸总是回忆他小时候上学的场景,每周去学校前,我奶奶都会提前为他把这周的“口粮”准备好。几斤米,一包馒头,一罐咸菜。米和馒头装在袋子里抗在肩上,而咸菜放在胸前的布包里。到了学校吃饭的时候,像个虔诚的信徒般拿出咸菜,菜油与咸菜的混合香味扑面而来,同学们总是簇拥上来,你家的咸菜怎么这么香?父亲骄傲地骗偏着头说“这是我妈做的”。父亲对我说这话时,我看见他微眯着眼,嘴角不经意地上扬,一如他当年对同学们说时的表情。坛子里的,是那份世事变幻不曾改变的味道,坛子外的,是那股岁月更迭从未冲淡的感情。这带有时代印记的食物,就这样一代代,传递着属于冬天的味道。

  冬天的韵味还有母亲冬至的饺子,父亲腊月的熏肉,围着火炉的浓甜的柿子,还有火红的窗花儿,熬煮着生活百味的火锅,以及在从岁月深处飘落的尘埃。
  时节如流,或许那些味道始终都在岁月最深刻的年轮中,捧在手上,滚烫,装在心中,暖心。
  外面的落叶,悄悄的落下,在初冬的土地上激荡起轻轻的回响,轻轻的,悄悄的,把日子拉的好长。

  •  
  •  
Baidu